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师教营索 >> 教师手记 > 文章详情

我的教育梦想(徐胜君)

本信息由 朱丽萍 于 01-11 13:45 发布 共900次访问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教育故事,我的教育梦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徐胜君

说实话,“教师”最初并不在我对于未来职业的规划设想之中——在我家里,很多亲戚都是老师,从小到大,耳闻目睹了太多他们的辛劳与清贫,更何况中文系的自由生活让我对学校的“清规戒律”心怀戒备,避之唯恐不及。然而,我喜欢孩子。当我在复杂的成人世界中忐忑不安,如履薄冰之际,是孩子们天真无邪的笑脸,毫不设防的信赖拯救了我。正是他们点燃了我对于教育的热情,而我所有的教育梦想也正是建立在对“孩子”本身的感恩之中。

在我看来,如果教育真有理想境界的话,那么就应该像《论语》中勾画的那样: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和孩子们在一起,在自然的环境中生活、交谈、唱歌、游戏,观察他们,帮助他们,陪伴他们,绝非一味的训练他们,强硬地修改他们身上与你不一样的地方,因为“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”。我们的孩子会长大,会从事各种各样与我们截然不同的职业,会拥有丰富多彩的、与我们不同的人生。要知道,无论你走在哪里,你遇到的每一个成年人,他们也都有过童年,大部分也都受过教育,既然他们是独立的个体,能够拥有自己的想法,那为什么我们要强求我们的学生一定要“听话”,一定要符合你对他们的“设定”呢?

当然,教育也绝非一味的纵容。我的“自由”是建立在培养健康人格的基础上。身为一名一线教师、班主任,现实的落差时时提醒着我“勿忘初心”。我们都说“没有爱就不会有教育”,我们都知道,只有发自内心真正的热爱才可能把教育传达到我们孩子的心里。然而,真正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。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偏心那些聪明的,领悟力强的,认真刻苦的好孩子,对于那些总是“惹是生非”的“捣蛋鬼”,那些“见缝插针”想要逃避学习的“小懒鬼”,充满“爱”的教育成了对教师耐性的巨大考验。其实,孩子们都是敏感的,他们可以从你一句话、一个眼神,甚至课堂上请学生回答问题的先后顺序中揣测自己在你心中的位置。当你的“不那么喜欢”被一个孩子发现的时候,有时候他的“天”就塌了,甚至会变得自暴自弃,破罐破摔。

所以,每一天,我都非常非常的小心,努力地和不同的学生进行平等的、和蔼的对话。我努力“见缝插针”地在早上、课间、中午与小朋友进行个别交流谈心,从生活学习,思想意识等各方面地去进行关注,并利用班会课解决一些同学矛盾,读一些好文章进行思想引导。我努力平等地对等每个学生,关心每一个学生,不偏袒优等生,不漠视学困生,当那些优等生犯了错时,在当众严肃公平地处理后,个别的安抚、鼓励必不可少;后进生心理脆弱,本身就有自卑感,又最易犯错,因而处事过程中,切忌伤他们的自尊,心平气和地说理教育,有耐心地去引导他们才是最好的方法。他们一旦有一丁点儿进步要大力表扬,让他们找会自信。我深刻的体会到了作为一个班主任的重任——班主任要扮演好教师、朋友、父母等多重角色,也只有这样才会赢得同学们的尊重、信赖,形成一股强大的班级凝聚力。

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里,我只能感叹自己非常幸运,因为遇到了一群相当通情达理,开明乐观的家长。在最初的磨合之后,他们认可了我这个不太成熟的新老师,在对孩子的教育方面给予了很多的协助。在我看来,教育的成功未必就是成绩、分数——当今社会,通往成功的道路实在有太多条了,如果我的学生只会死读书,没有健康的心理,不懂得爱自己爱他人,那么我的教育就是真的失败了。生活中重要的事情有很多很多,而孩子们要在小学阶段培养的是一种良好的学习习惯,孩子们要在漫长学习生涯之初打下的是一种乐观温暖的人格基调。

所以,我们班的孩子们是天真无邪的。他们爱自然、爱运动。周末,我们班的家长会自发组织亲子自行车队,带着小朋友们在华师大操场、在世纪公园骑自行车;十一的时候,半个班级的家长在一起包车租旅馆,小朋友们一起去崇明赶海、捉螃蟹;这次寒假,又有家委会的家长自己在一村借房子、请老师,组织小朋友们写毛笔字、画国画……所有这一切都是家长对于孩子人格教育的一种投资,我非常非常的感动,也非常非常的欣喜,我希望我班上的孩子们都像阳光一样开朗,像天空一样开阔,像鸟儿一样开心。

当然,一个班不可能所有的家长都这么热情,班级的管理永远不可能像所想象的那么一帆风顺。不合作的家长当然是有的,为了维护自己孩子的利益斤斤计较,甚至跑来和我大吵的家长也不是没有。每当这时,我就又要搬出罗素的名言了:“须知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。”教师能做的,只有摆事实讲道理;我对家长树立威信的方法从来不是“居高临下”型的,而只是把事实放在那里,请家长自己进行选择;我和家长小朋友的关系也绝不延伸到学校之外,我不会请家长帮忙处理我的私事,也不会参与到小朋友各种生日活动中去——不是因为我不爱他们,而是因为作为一个年轻的老师,这种“疏离感”是确保我作为教师威信的一种必要方式。

当了老师,尤其是当了班主任,我时时有一种已经当“妈”的感觉。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高、懂事,那种无法用言语确切表达的“欣慰”与“幸福”成了我工作的“维生素”,在每一次精疲力竭之际给我继续下去的能量。我想,教师的职业幸福感大概就来源于此吧。我的“教育故事”有很多,然而我的“教育梦想”只有一个,那就是让我的学生成为变成有自我思想的自由人,让他们成为未来社会的“种子”,一点一点使生活变得更有希望。

 

 

 

收藏 保存 打印 关闭